【迷走東南亞】看見柬埔寨的轉型正義

下午11:05 Nagao Kunaw 0 Comments

瓊邑克種族滅絕中心內的土丘,見證赤柬的殘暴

兩年沒有到柬埔寨,當柬埔寨吳哥航空的螺旋槳飛機,緩緩地將落在柬國北方最大城市暹粒(Siem Reap),眼前已經不是之前那個破舊的入境大廈,而是嶄新冷氣強烈放送的航站,唯一不變的是海關還是跟我要了小費,被我以沒錢搪塞拒絕。

通往暹粒市區的道路,也開始架設起紅綠燈,飯店司機驕傲地告訴我:「到今年已經有五個路口有交通號誌,就快跟首都金邊一樣了」。

「高棉的微笑」俯視著這塊紅土大地,但它究竟看破多少無奈?
旅客到暹粒,最期待的是去看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雄偉的吳哥古城和巴戎寺(Prasat Bayon)上那舉世聞名的「高棉的微笑」,但觀光客卻不知道自己所購買的吳哥旅遊券,門票上的賣票單位卻是柬埔寨最大的私人飯店旅遊集團聖卡(Sokha)所經營,除了販售吳哥景區門票,在柬國這個集團就有超過四間奢華的五星級飯店,也掌握著這個國家的石油。

「吳哥窟」世界文化遺產的售票權,是由柬埔寨最大的私人飯店旅遊集團聖卡(Sokha)所把持
但在暹粒市區酒吧街五光十色的背後,柬埔寨人民面對的卻是最真實的痛苦,離吳哥窟不到半個小時的車程有一個小型的博物館,這裡展出的不是仙女或是佛頭的雕刻,而是砲彈、地雷以及義肢。
地雷博物館中,所展示地雷受害者的義肢

這個由前童兵Aki Ra所成立的地雷博物館,記錄多年來他掃雷除雷的經過,透過各式武器的展示,告訴來往的遊客柬埔寨如何被捲入越戰,美軍無情地在這塊紅土大地上投放炸彈,隨後美國支持的高棉共和國朗諾政府和中越蘇共黨援助的紅色高棉交戰,雙方都在柬埔寨土地上種下許多的惡果,根據國際組織的統計至今的柬國仍有超過600萬顆地雷,威脅著人民的日常生活。
地雷博物館展示由各國所製造的地雷,包含韓國、中國以及俄羅斯等

除了地雷之外,柬埔寨更有一段難以提起的傷痛,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攻佔金邊推翻高棉共和國,並淨空首都及其他大城市,民眾被迫流亡到鄉村,隨後赤柬成立民主柬埔寨政府。

S21的外觀,就如一般的高中,但赤柬卻在此寧虐自己的民眾

學校外牆被架設流刺網,防止「赤柬的敵人」逃出
在赤柬執政的三年八個月,銀行、學校、醫院、工廠被迫關閉,市民被迫進入集體農場參與勞作,取消夫妻關係,國家把知識當作為罪惡,大多數的商人、教師、醫生和僧侶被冠上罪名入獄,甚至荒唐到把戴眼鏡的民眾殺害。但民眾卻不知道赤柬的統治者是誰,全部以「安卡」當作代稱,也就是組織的意思。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取代舊有的政權,民眾歡欣鼓舞歡迎他們來到金邊

座落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或是它另一個更為人所知的名稱「S-21」(第21號安全監獄)就是一個可以親眼目睹赤柬暴行的地點,我手上拿著語音導覽設備,隨著指標看著紅色高棉如何把一所高中轉變成人間煉獄,展覽的刑具上留著乾掉的血跡,原本因該是學生開心上學的教室,卻淪為牢房,教室內貼有受難者相片和編號的照片牆,人數多到難以數清,受難者在此被迫承認莫須有的罪行,然後會被送往距離市區十二公里的瓊邑克(Choeung Ek)處決。

瓊邑克種族滅絕中心的佛塔,現在安奉超過5000具赤柬受難者的屍骨
坐上東南亞地區特有嘟嘟車(tuk-tuk),司機帶著我前往瓊邑克種族滅絕中心,跟著當時受難者被送上大卡車一樣的路線,遠遠的就可以看見為了紀念受難者所興建的佛塔,跟著語音導覽旁白的聲音,彷彿時間回到四十年前,受難者從我眼前走過,在確認姓名後被鐮刀、砍刀或是棕梠樹帶刺的利莖殺害,然後棄置到旁邊的深溝中,現在佛塔安放超過5000位受難者的屍骨,但還有許多屍骨還四散在園區內,就像赤柬期間被迫害的人民一樣,散布全柬埔寨三百多個處決場。

赤柬軍人在母親錢用力的把嬰兒摔往樹幹,讓這棵樹留下了「殺人樹」惡名

時至今日瓊邑克的工作人員,還是可以在園區內撿拾到受難者的骸骨
1975年到1979年期間共兩百萬人遭到屠殺,大約是柬國整體四分之一的人口,其中大部分是學生、律師、教授、醫生等知識份子,柬國從1980年代開始進行推動轉型正義,2009年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宣判當時紅色高棉的官員因違反危害人類罪被判處35年至終生監禁。

赤柬的主要人物,這些照片也成為呈堂證據
台灣在國會最近很夯的轉型正義,我們到底可以怎麼做?柬埔寨或許是一個可以借鏡的地方,該國透過NGO組織和文化部的力量,重建資料訪談受難者,並試圖形塑出當時的情況,還有透過特別法庭進行對當時加害者審判,找出真相、懲罰、賠償、和解這些都是必經之路,柬埔寨走了三十年,那台灣何時要起步?

 《關於作者》

Nagao Kunaw,1990年生於台灣內地南投的Atayal。大學主修民族語言與傳播,研究所念新聞,現在幾個電視台擔任雜工、特約記者和節目企劃。從高中起開始在中南半島遊走,橫跨於各國的邊界,因為身為南島語族很常會被誤認為當地人,最喜歡在昭批耶河畔啜飲Chā yĕn(泰式奶茶)。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